詔安青梅產業振興之路

詔安青梅沉浮

地處閩粵交界的漳州市詔安縣,是我國最大的青梅生產基地和主要出口基地,享有“中國青梅之鄉”的美譽。全縣現有青梅種植面積13.3萬畝,年產量占全國1/3左右。

看似貌不驚人的青梅,在上世紀90年代,每公斤收購價一度超過15元。彼時,詔安青梅絕大多數用于出口。高昂的收購價格,使青梅種植規模迅速擴大。

中國青梅之鄉-福建詔安

中國青梅之鄉-福建詔安

“上世紀90年代到本世紀初,詔安青梅種植規模以每年30%左右的速度增長,2000年左右,種植規模已與目前基本相當。”說起青梅,詔安青梅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吳雄明如數家珍。

迅猛增長的背后,隱患不斷顯現。產品銷售過于依賴出口,使得定價權被外部市場把持;加工企業發展與連年攀升的鮮果產量不相匹配,其結果是青梅果連年積壓;種植面積不斷擴大,品質卻參差不齊,加上收購方不斷提高門檻,以致出口遭遇貿易壁壘。

多重因素疊加下,青梅價格一落千丈。2001年起,詔安青梅產業發展進入了長達近十年的低迷期。76歲的沈耀光老人,是詔安最早種植青梅的人之一。提起這段往事,他仍有些激動:“行情差的時候,一斤青梅只能賣到四五毛錢,不少農戶把樹都砍了。”

痛定思痛,轉型勢在必行。

過分依賴出口失去定價權,那就開拓國內市場。2008年起,詔安縣每年舉行青梅產業推介會,大力招商引資,推動產業轉型升級。縣里出臺政策,扶持加工企業發展。持續研發新產品,使青梅產品單一的局面得以改變,青梅系列產品口感大大提升,同時創建區域公共品牌,“詔安紅星青梅”獲得地理標志證明商標認定。詔安青梅越來越受到國內市場歡迎,內銷占比超過60%。青梅加工企業發展起來了,青梅收購價格也上來了,農戶增收的喜悅再上心頭。上一個產季,沈耀光老人一家共收獲青梅3.7萬公斤,賣了24萬元。

二產要發展,三產也不能落下。近年來,詔安以梅為媒,不斷推動青梅產業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。青梅特色小鎮,青梅文化示范園,觀光工廠,梅花節……通過多種方式,大力發展以梅文化為紐帶的農業觀光、鄉村旅游等第三產業,前景十分喜人。

梅花爭艷2-梅上梅無添加休閑食品

發展青梅產業,不能只盯著規模

眼下,詔安青梅被視為振興區域經濟的優勢主導產業。但回溯其近30年的發展路徑,詔安青梅產業并非沒有走過彎路。由于片面追求規模效應,它曾一度陷入低迷,直至近年才踏上復興之路。

傳統農業的故事,常常具有大體類似的情節走向——產業發展初期,由于產品的稀缺性,市場走俏,在高利潤的刺激下,跟隨者眾,種養規模與日俱增。但與之相匹配的深加工體系、市場渠道、產品質量安全規范等,并未同步建立。最終,在市場供求機制作用下,量價齊跌,曾經的優勢農業陷入凋敗,一手好牌被打爛。

在農業大市漳州,不乏類似的案例與經驗教訓。新中國成立后培育的茶葉新品種詔安八仙茶,曾走紅閩粵市場,但由于盲目擴種與品質管理失當,旋即褪去光環,無人問津。南方大蔥主產區漳浦縣,始終難以擺脫周期性的滯銷陰云。在國內市場存在感頗高的平和琯溪蜜柚,同樣面臨著產能過剩、市場飽和的煩惱。

發展農業,固然應注重規模效應。但若只盯著規模與產量數據,而無視農業內在規律,則容易走向對立面。在鄉村振興的大背景下發展區域農業,不僅要找到與當地相適應的產業類型,更要重塑產業發展理念,在產業鏈的各個環節改造傳統農業。

詔安青梅能夠逐漸走出頹勢,關鍵在于注重規模的同時,不斷挖掘產業內涵,實現傳統農業流程再造——如何改變粗放原始的種養模式,引入現代種養技術,提高農產品質量,保障食品安全,以優勢產能替代落后產能;如何通過三產融合,導入精深加工技術與文旅等多元業態,提高農產品附加值;如何培育區域農業品牌,讓其影響力走出原產地,成為振興區域經濟的大IP。

 

– END –

 

相關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