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山依舊青梅酒:醞釀時光之美

種梅為果

“摽有梅,其實七兮;求我庶士,迨其吉兮。”《詩經》里恨嫁的女子以吟唱記錄下早在2500多年前,梅樹就作為果樹出現。

梅樹種植其實有3000年歷史,在那個還沒有釀造食醋出現的時代,青梅就是烹飪中酸味的來源。食醋出現后,梅果才退居為日常的零食。據說,在孤山隱居的林和靖當初是在孤山種了365棵梅樹,每一天打下一樹的青梅來維持生計。

宋朝皇家十二品“雕花蜜餞”,排在前列的就是一味“青梅荷葉兒”。青梅被加工成多種美味,比如陳皮梅、糖梅、話梅、梅干。而最為風雅的莫過于“青梅酒”。

青梅果采摘

青梅煮酒

“青梅煮酒斗時新,天氣欲殘春。”“青梅煮酒”最早出現在晏殊的《訴衷情》一詞中。春末夏初,曹操和劉備也曾“盤置青梅,一樽煮酒。二人對坐,開懷暢飲”。究竟是以青梅佐酒,還是酒中浸了青梅同煮,至今也沒有明確的考證結果。從文字上看,更可能是前者。青梅既可作下酒的果品,又可助飲醒酒,消食解酒。梅性酸,具有消食解酒的功用。周邦彥《花犯》詞也說:“相將見,翠丸薦酒。”翠丸即青梅。這樣,古人就自然而然地把青梅和煮酒放在一起。

劉備聞驚雷而落地的那一盞清酌,是酸甜還是辛辣已不得而知,幸而還有青梅酒流傳至今。在慢慢變化中有了以酒浸梅和以青梅汁釀酒。

煮酒論英雄

以酒浸梅

青梅酒,單從名字上就好聽,再從意境上思考,同樣雅致,而從青梅酒的口味上感受,其實沒有太多的青梅味,但是和普通的白酒完全不同。因為有青梅浸入,梅汁慢慢滲入到酒中,酒體變得豐滿,而味道變得清爽,似乎帶著些初夏的果酸味。

人們多聽聞日本的梅酒,其實它和江浙一帶的梅酒一樣,都是以酒浸梅制作而成。在江戶時代,梅從中國傳入日本后,為了保存住初夏的梅子,梅酒作為一種儲存梅子的手段被推廣開來。而這樣的方式同樣出現在我國。

在余杭超山,這個梅樹栽培歷史1000多年的地方,幾乎家家都會制作青梅酒。因為梅子是容易培育的果實,曾經幾乎不少有院落的人家都種有梅樹。

早春賞梅,而到了初夏梅子成熟的季節,便采摘了梅做瓶消夏的果子酒。而到了第二年,青梅再次成熟的時候,人們會把泡酒的青梅丟了,重新換上新的青梅,大多數人不會吃下酒里的青梅,因為青梅里的汁液已經完全釋放,而進入的都是酒,太醉人。

青梅酒釀制

一壇好青梅酒

蘇軾在《贈嶺上梅》中也寫道:“不趁青梅嘗煮酒,要看細雨熟黃梅。”因而也就這幾天,趁著青梅飽滿而松脆,內里還沒有長滿粗制的纖維,趕緊把果肉緊實的它們摘下。

采摘后,把青梅在水里蕩蕩干凈,不能使勁搓洗,一定不要把青梅外層的絨毛皮破壞,否則青梅浸酒就不好看。若你不勝酒力,可以在青梅中加些冰糖,再倒酒。

浸酒的青梅在第二天就會變黃,而酒的顏色也會隨之變得淡黃而清亮。

在青梅的故鄉詔安,每家每戶種植梅樹,嘴饞的小孩子偶爾也會偷摘點青梅吃,吃青梅的方法很多,比如用點食鹽蘸下,再吃,酸味會小,還有就是把梅子用刀敲敲,再放些從家里偷偷拿出來的白糖腌下。

而實際上,梅樹是用來補貼家用的。初夏的新鮮青梅摘下,賣給收購站,就可以買些油鹽醬醋。因而,青梅也不會隨便拿來吃,但是會留下一些青梅來浸在酒里,將自己家種植的新鮮保存下來,日后好招待來家做客的人。

梅樹一年初春開花,初夏結果,而其他季節則很難感受梅的存在,于是把青梅用酒浸了,不論什么季節來這里,都可以捧出青梅酒,來回味下曾經的青梅時光。

“青山依舊”青梅酒

現代人想要喝上一杯正宗的青梅酒恐怕不太容易了,青梅不適合生吃,因此市面上很少有售賣的。所幸,“青山依舊”青梅酒彌補了這一遺憾,用于青梅酒制作的每一顆青梅,都來自于青梅之鄉的福建詔安。經過完全的古法研制,選用發酵10年之久的老酒,濃郁果香的同時更有香醇的酒香。真是口口香醇,滴滴入魂。在寒冷的冬季,倒上一杯溫熱的青梅酒,淺嘗低酌,人生樂事也不過如此吧。

青山依舊微信公眾號二維碼-博客

相關資訊